画风突变的某咸鱼taizi

头像不可取用哦。
第五人格渣画手兼渣文手
名柯新兰迷
沉迷于老婆美貌画风总是变来变去的某咸鱼taizi

妈耶想练一下屠夫结果遇到这个医生开挂……
大家帮忙举报一下谢谢

是新撸的园丁小姐姐们,送给和我组车队的队友啦。

很怀念以前和他们一起的拆迁大队固定车队,我们算是一起由萌新变成人皇,由耿直变成狡诈的车队吧。

这是以前车队的固定阵容和皮肤啦,那个另一面园丁是我(没错的我是老三),牛仔园丁是老大,原皮是老二,最后草莓红是老四(按加入车队先后顺序排列)。

感谢车队让我成长啦。哈哈咱车队真的是稳,表白我的三个队友(猜猜他们的真实性别?)

【裘盲】魔女集会梗1

是@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点的梗!第一次尝试请多关照!

是裘盲,cp洁癖请避雷!勿ky谢谢!引起不适请走左上角!
试试能不能画他们俩,应该是文章配图吧……先给自己立一个flag……(话说我是画Q版呢还是画正常比例啊……有谁建议建议吗?)

         森林里的清晨是潮湿的,仅有的几缕阳光穿透还未散去的雾,几声鸟鸣回荡在森林中----魔女森林里总是那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座森林被称为魔女森林,是因为里面住着一位强大的魔女,而这位魔女似乎很低调,总是很神秘,极少露面,让人认为魔女的存在只是传说,可人们还是称之为魔女森林。


        裘克是一个从小被遗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在孤儿院,独自一个人在孤儿院中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 还好院长是一个仁慈的老爷爷,对裘克的照顾也不错,可是在裘克三岁时就过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于年纪太小,裘克也只是模糊地记住了老爷爷大概的样子,这让裘克在以后非常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 裘克在孤儿院里并不好受。孤僻的他受到许多孩子的排斥,经常被欺负。一次,竟因为一次追逐而弄伤了左腿小腿。

          “为什么这世界带我如此不公?”裘克常常站在孤儿院的墙边,仰望着天空。从小受了许多心伤的他早就不相信什么上帝的存在,什么耶稣圣母,在他看来全都是谎言罢了。尽管现在他才7岁。

         裘克虽然还很小,可是他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。他萌发了离孤儿院出走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准备好能在野外起码能起到作用的装备,也就是他的床铺还有一个小火箭筒。这是在小时候院长老爷爷带他到镇里看烟火的时候买给他的。

         他时常看着这个火箭筒,指尖轻轻摩挲着它,仿佛怕它被弄坏了一样。也是只有当他看着这个火箭筒回想起院长老爷爷的时候,他才能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光芒,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天还没亮,他就孤身一个人偷偷远赴那个传说中的魔女森林。

         清晨的森林异常安静,浓厚的白雾打湿了他本已被汗水浸湿而又干了的衬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根本就没那么恐怖嘛,什么魔女都是骗人的。”裘克很快就对这里下了一个不知道有没有过早的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他没注意到的地方,有一只乌鸦停在隐蔽处的枝丫上。观察者他的一举一动。不久,它轻轻拍打翅膀,不动声色地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     “嗯,知道了。”一个皮肤白皙的美丽女子轻轻应答,专心于手里被她精心打理的花儿。

         这个女子虽算不上倾国倾城,可是浑身都散发着优雅而神秘的气质。她脸上戴着一副褐色的圆框眼镜,她浅棕色的美丽眼睛,虽没有常人般的光泽,却不呆滞。在女子手边放着一根盲杖,也如同主人一般神秘美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此时正苦于没有午饭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要怎么办?以后都得在这个森林里生活了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只好就地取材,照着以前院长老爷爷教他的方法做了一个简易弹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瞄准,然后……”裘克弹出了弹弓中的石子。本以为自己能顺利地把鸟打下来,可是貌似弹弓的力度不够使石子发生偏差,不但没打到鸟,反而把鸟惊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这要怎么办才好?”裘克很头疼。他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又继续做了几个陷阱,虽然还是一无所获,可是人求生的欲望是很强烈的。他锲而不舍的为自己的食物做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一天过去了,他才好不容易抓了只笨鸟来充饥。可是他还没尝到鸟肉的味道,反倒是把狼先招惹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嗷呜------”几声狼嚎,把小小的裘克吓得腿肚子打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没办法,只能先跑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迈着小短腿磕磕碰碰的跑着,在他听不见狼嚎时,才停下来休息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弄来的食物又被抢了!裘克的眼里顿时充满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!”裘克很委屈,难道他真的不能活下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饥渴交加又筋疲力尽的情况下,裘克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次醒来时,裘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这张床比孤儿院的柔软多了。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转念一想,他现在在哪?他不是在森林里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翻身下床跑出门外,却发现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在浇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的眼神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醒啦?过来吃饭吧。”女子像是早就注意到了裘克,招呼他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时饥渴难耐的裘克早已顾不得太多,端起桌上的碗就是一顿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吃完了饭的裘克,把碗往桌子上一搁,再打一个充满饭香味的饱嗝,这才注意起刚刚一直看着他的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,这么饱的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打量着眼前的女子,白皙而光滑的皮肤,脸颊上还有两抹红润。浅棕色的双眸其实并不是看着他,只是一直直视着前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的脸红了红。他承认这个女子很好看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、你是谁?”裘克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女子只是浅浅一笑,反问道:“这句话,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裘克……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裘克发表了自己一系列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那女子不回答,反而自顾自地说起来:“你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吧?赶紧回去吧,这里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一听到“家”一字,眼里就蒙上了无限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是有家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子听见这句话,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没有家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,裘克面对这个温柔的女子就是隐瞒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从小就被抛弃,然后一个人跟着院长爷爷在孤儿院里生活……一直被欺负着,我的腿,就是这样负伤的……我,就真的那么招人讨厌吗?”裘克落下了泪水。他毕竟还是一个小孩,再怎么坚强独立,也终是要找人倾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子见状,眼里是一闪而过的同情。她温柔地将裘克拉入怀中,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,示意他放声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哦,你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吧。”等裘克哭的差不多了,女子便用手帕为他拭去眼泪,“不要因为小腿的伤而自卑,我呀,也看不见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抬头,看着她浅棕色有神清澈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……她看不见吗?明明是这样漂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裘克抽噎着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叫海伦娜·亚当斯。你叫我海伦娜姐姐就好了。”海伦娜笑了笑,道:“过来吧,我带你去你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跟着海伦娜到了一个很像花园的地方,那里周围都种满了花,有一块空旷的草地上铺着床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漂亮……”裘克不禁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哦,这些都是我弄的。”海伦娜还是温柔地道,“这里以后就是你休息的地方了。等会我会带你去森林里,教你一些本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看着那个女子远去的背影,喊了一句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救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魔女哦……”海伦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又渐渐消失。她没有回答他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魔女?是那个人们都惧怕而又向往的魔女吗?

是之前那个红蝶短漫无文字版,有字的怎么也看不清哎,只好放张原图上来了,有看得懂的孩子吗?

祭司图片伪官方画风……
第二张是jio克啦,已经画好了挺久今天一次性发完吧(暑假特别高产)

@汐汐汐汐汐爷 蝶盲短漫最后一张的上色图,有授权啦。

太太我涂得不是很好请不要介意啊啊啊!

是胡乱涂的沙雕短漫,没有任何要黑角色的意思啦,只是吐槽一下阿红和艾米丽的新皮……

内含极微量蝶盲和鹿医,所以不打他们的tag啦。

主要是阿红和艾米丽的逗比小剧场,就当做是文章《欧利蒂丝庄园里的沙雕们》的小番外吧,不要ky哦。

是迟来的名柯图片,画个基德狐试试。

园丁小姐的海盗船匠!
抱歉上色渣请多多谅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