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taizi

某咸鱼在暑假也要努力更新😘

【佣园】欧利蒂丝庄园里的沙雕们(4)关于触手怪

主佣园,副all园,微杰园
cp洁癖请注意,各位请注意避雷!

         很不巧,庄园里又来了一个监管者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身着黄色大衣,看不清真容,下身是猩红渐变成紫黑的黏腻触手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自称黄衣之主,少言寡语,似乎很强大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姐姐,听说玛尔塔姐姐和菲欧娜已经和新来的监管者进行过一场游戏了呢。”艾玛此时正和艾米丽在夜莺的服装店中挑衣服。奈布本来想陪艾玛,可是在艾玛见识过他的直男审美后,果断拒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也不知道玛尔塔她们怎么样了。”艾米丽从衣架上拿出一套名为花匠的服装,往艾玛身上比了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很好看呢,就买这一件吧。”说着艾米丽就要付款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艾米丽姐姐怎么能麻烦你呢?我来吧。”艾玛连忙止住艾米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了。”艾米丽不管艾玛,直接付了款就把衣服塞给了她,不容拒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好吧。”见款已经付了,艾玛只好收下,可她也要为艾米丽姐姐挑一件衣服!
         挑哪件呢?艾米丽姐姐是她的天使啊。那就……这件好了!
 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姐姐,这件怎么样?”艾玛从衣架中取下了一套名为光天使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看呢,可我觉得这件更好哦。”艾米丽说着从衣架上取下了一套和光天使差不多的服装,只是颜色是红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炽天使吗?艾米丽姐姐果然很适合呢。”艾玛看着艾米丽,眼中满是高兴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旁偷窥的奈布表示艾米丽我#&※;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结完账,差不多也要到她们的游戏时间了。庄园里每个人都有固定的游戏时间,可是可以推迟也能提前,只要一个月玩够那么多局就行。可一般没什么重要事的话,他们都不会改变游戏时间。
         游戏开始,这局毫无疑问是黄衣之主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这黏黏的东西是什么啊!”艾玛正和艾米丽修机,奈布去和屠夫斗智斗勇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触手,看起来能拆的样子。”艾米丽立即停下修机任务,去拆触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章……章鱼的触手?”艾玛观察着。她又多了一个能拆的玩具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们继续修机吧。”艾米丽道。
        在艾玛和艾米丽修完了两台机后,地图中传来了钟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奈布?”艾玛抬头望去,奈布的图标已经是受伤状态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姐姐,我先去帮忙了。”艾玛头也不回地往奈布的方向跑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,艾玛……”艾米丽刚想挽回,可艾玛已经跑远了。奇怪,艾玛什么时候对那个死面瘫那么上心了?
        艾玛的心跳越来越强烈。
        等等,那个身着黄衣,下身是触手的人……是新来的监管者?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鱿鱼精还是章鱼精啊?”艾玛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正在追击奈布的黄衣之主本想不理会艾玛,结果听到了艾玛的问题后,猛一停顿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……是章鱼精吧。”黄衣之主回答完后,吃反应过来,“我是黄衣之主啊喂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艾玛看着他的触手,目光中看不出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 黄衣之主也打量着眼前娇小的人儿。
         好像是有……那么一点可爱。
         奈布回头看到在“僵持”着的二人,连忙跑回去一把挡在艾玛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触手怪,有种来追我啊。”奈布挑衅道。
         黄衣之主才发觉他是来追人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子等着!”
         艾玛看着跑远了的两人,表示很无语。新来的监管者貌似……有些反应迟钝啊。
         她继续往奈布方向跑去,在她赶到时,奈布已经断腿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奈布!”艾玛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个橄榄球。她在黄衣之主绑奈布时一个冲撞。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下来了,便拉起艾玛的手跑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撞疼吧?”奈布一边被艾玛治疗,一边心疼地问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没有。我可没那么脆弱。”艾玛笑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下次别冲撞了。”奈布还是心疼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艾玛无奈。
          黄衣之主也追上来了。他就不信他40米鱿鱼丝打不死那个小子。(说好的章鱼精呢……)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:这屠夫被我嘲讽几下就上头了,溜了溜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玛继续破译密码机,已经是最后一台了。可是律师突然倒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,弗莱迪怎么倒了?”艾米丽奇怪道,不是那个情敌在遛鬼吗?
          “艾米丽姐姐,我去救人。”艾玛又跑远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律师已经上椅子了,艾玛正想去救时,有人一把拉住了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嘘,等会你先去拆触手,我带他跑远一点,然后再救人。”奈布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艾玛等奈布把监管者引开,她立即拆触手。拆东西真舒服。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此时已经带着屠夫遛了一圈回来救人。被救下来的弗雷迪惊讶:这小子原来会救人哒?还是感谢艾玛小姐拆了触手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:不是艾玛想救你jio得我会救你?
          弗雷迪被救下来后,电机已经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黄衣之主闪着红光的双眼----一刀斩!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就这么断腿了,可艾玛还是决定回来救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走啊,别救我。”奈布见已经暴露了的艾玛,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玛不走,回来一个假救让黄衣打了椅子。黄衣后退几步,艾玛正在救人时,一条鱿鱼丝挥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玛倒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 mmp这刀这么长的嘛。艾玛幽怨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哈斯塔绑上艾玛,却有些不忍送她上椅子。这个小姑娘挺有趣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米丽担心死了,正准备去救时,却发现屠夫往大门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米丽:什么情况?
          黄衣之主把艾玛送出大门,其他二人也逃出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:哈斯塔你要对我家艾玛做什么?
          奈布螺旋升天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回到庄园后,艾玛立即上前查看奈布的伤势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哦,不用担心。倒是你,黄衣没对你做什么吧?”奈布倒是担心艾玛。
          艾玛摇摇头。
         奈布随即又一个额头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61)